番茄社区视频在线观看免费

  番茄社区视频在线观看免费看着站在不远处的黑衣男人,谢安澜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哀悼了一下自己悲剧的运气,才微挑秀眉,懒洋洋的朝对方挥了挥手,“摄政王殿下,幸会啊。”

  宇文策饶有兴致的打量着一身狼狈的谢安澜,笑问,“陆夫人,幸会。”

  谢安澜默默翻了个白眼,反正也跑不了还撑着干什么,直接坐在了地上。见她如此,宇文策有些诧异的扬眉。对于大多数男人来说,绝色美女这个词总是伴随着诸如温婉,优雅之类的词一起出现的。但是谢安澜现在这个动作,绝对算不上优雅。

  谢安澜坐在地上,没有受伤的那只手直接撑着地面道:“摄政王,我跟阁下应该是无冤无仇吧?你抓我做什么?”

  宇文策挑眉,“无冤无仇?嗯,确实算得上是无冤无仇,不过…陆大人跟本王可算不上是无冤无仇。”

  谢安澜道:“我怎么不知道陆离什么时候得罪过你?呃…最重要的是,有一句话摄政王难道没听说过?”

  “还请夫人指教。”宇文策十分斯文有礼的道。

  谢安澜道:“冤有头债有主啊。陆离得罪了你你抓我?”

  宇文策笑道:“这个么…本王抓一个大男人干什么?还是陆夫人这样的绝色美女更加赏心悦目。”

  谢安澜真诚的问道,“我要是毁容了,你肯放了我吗?”

  宇文策有些诧异,“毁容?”

  谢安澜道:“你不知道什么叫毁容?就是比如往脸上划两刀什么的。”

   长裙飘逸NANA秀撩人姿态

  宇文策挑眉,“本王还是第一次听到一个绝色美女毫不在乎的说毁容的事情。”越是长得美丽的女子就越是在乎自己的容貌,反倒是那些相貌平庸的人不会那么在乎。

  谢安澜淡定地道:“命总比脸重要一些的。”

  宇文策道:“本王并没有说过要杀了陆夫人。”

  谢安澜眨了眨眼睛,笑容可掬地道:“我知道摄政王是个好人。”

  “……”宇文策觉得这好像不是称赞,至少他听起来不那么高兴。

  宇文策笑道:“第一次见到陆夫人,我就觉得你是个很有趣的女子。跟本王一起回胤安如何?去了你就是胤安的摄政王妃。”

  谢安澜摇头,宇文策微微眯眼道:“难道,你的命还不如那所谓的从一而终的贞洁重要?”

  谢安澜摇头道:“那倒不是,我成过婚了,而且…我有很严重的洁癖。”另外,我虽然觉得大叔也不错,但是你明显不是我喜欢的那种款型。等陆小四变成大叔的时候,肯定比你帅。

  宇文策道:“本王不在乎你成过婚。”

  谢安澜认真地道:“但是我在乎,我觉得所有同一时间拥有大于一个以上的女人的男人,都该送进宫去伺候皇帝。”

  “嗯?”

  “当太监或者男宠。”谢安澜道。

  宇文策摇摇头,神色怪异地打量着谢安澜,“陆夫人这想法…很有趣。”

  “谢谢,咱们道不同不相为谋。”

  宇文策叹了口气道:“看来谈不拢了,既然如此,陆夫人可能够站起来,我们该走了。”

  谢安澜问道:“去哪儿?”

  宇文策似笑非笑地道:“自然是离开这里,其实原本本王是可以抱着陆夫人走的,但是…本王从来不抱不是我的女人的人。”

  谢安澜回给他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如果摄政王能把解药给我的话,不胜感激。”

  宇文策悠然的负手站在一边,“陆夫人骗骗兰阳那个蠢货就差不多了,你现在的力气至少应该恢复了五成。就算没有武功,以你的实力也算不上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了。”

  谢安澜翻了个白眼,自己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站了起来。

  等到两人一前一后沿着小溪走到了山路的出口,兰阳郡主等人已经在路口等着了。谢安澜看看自己一身狼狈的模样,再看看刚刚换了一身衣服的兰阳郡主等人。谢安澜心中盘算了一下觉得今天这波有点亏了。

  看到谢安澜,兰阳郡主脸色顿时扭曲了起来。抬手抽出腰间的鞭子就朝着谢安澜挥了过来。走在谢安澜身边的宇文策抬手抓住了鞭梢,“你在干什么?”

  兰阳郡主眼睛通红显然是刚刚哭过一场,见宇文策还帮着谢安澜,顿时气得直跺脚,“舅舅!”

  宇文策扯过兰阳郡主手中的鞭子抛给旁边的侍卫,沉声道:“技不如人就该认命,这么多人还看不住一个中了软筋散的人,本王要你们有什么用?”

  几个人立刻都惭愧的低下了头,只有兰阳郡主还恨恨地等着谢安澜。

  谢安澜无辜的朝她眨了下眼睛:少女,我也是没有办法啊。

  “哈哈,各位我们又见面了,真是有缘哈。”谢安澜干巴巴地笑道。

  “……”路口一片安静没人理她。

  谢安澜只得讪讪的住了口气,好像有点尴尬啊。

  宇文策扫了众人一眼,方才沉声道:“走吧。”

  有了宇文策的加入,谢安澜一路上就安分多了。以她现在的实力想要从宇文策手上逃脱难如登天。所以,这个还是要从长计议。

  不过谢安澜并不在意给宇文策添几分堵,在看到宇文策收到一封飞鹰传书之后剑眉深锁的模样时,谢安澜心情愉悦的控着自己的马儿走到宇文策身边,同时得到了兰阳郡主的怒目而视。

  谢安澜笑道:“摄政王好像遇到麻烦了?”

  宇文策点了点头,毫不避讳地道:“确实是遇到点麻烦。”

  谢安澜表示洗耳恭听,宇文策道:“苍龙营正在被东陵的江湖中人追杀。”

  谢安澜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在宇文策逼视的目光中坚定地将脸上的表情从幸灾乐祸转换到了忧心忡忡,“哦,这真是太不幸了。”宇文策嗤笑了一声,道:“陆大人的能力果然是让人惊讶啊。”

  谢安澜偏着头,“你怀疑是陆离做的?”

  宇文策道:“不是怀疑,是肯定。如果是东方明烈的话,他会直接派睿王府的人。”

  谢安澜摇头,“我觉得这并不是二选一的问题,谁知道摄政王到底的得罪了多少人呢?说不定是胤安皇族啊,在胤安不好下手,但是在东陵就不一样了,就算出了什么事还可以推到东陵身上。简直是再完美不过了,如果我是胤安帝的话,我就会这么做。”

  宇文策道:“苏梦寒和穆翎刚刚对东陵的一些富商下手了。而正好,这些人跟胤安都有那么一点关系。”

  谢安澜一脸正直地道:“你在东陵安插细作?这是不对的。”

  宇文策嗤笑了一声,看着谢安澜道:“装傻并不会让本王对你放松警惕。”

  谢安澜耸耸肩,“试试看也没有什么坏处啊。王爷,我实在不明白你抓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你有什么条件可以说出来大家商量一下啊。现在这样,闹得大家都不愉快何必呢?”

  宇文策道:“本王说过了啊,跟本王回胤安。”

  谢安澜翻了个白眼,“我不是情窦初开的小姑娘,没那么好骗。”

  宇文策挑眉道:“你不相信本王?”

  谢安澜道:“我说我是莫罗女王,你相信吗?”

  宇文策道:“胡说八道,你身上连半点莫罗血统的影子都看不到,你说你是胤安公主本王说不定会相信。”

  谢安澜摊手道:“所以啊,你也是胡说八道的。我为什么要相信?”

  宇文策道:“那你认为本王为什么要抓?你的身份,地位?还是有什么利用价值值得本王这么做?不过,本王对你确实是有些好奇。绝代的容貌可能出现在任何地方,并不值得大惊小怪。但是…卓绝的能力却不可能随便出现在任何地方。陆夫人的能力,实在是很难让人将你与泉州那种偏远地方的一个小山村联系起来。”

  谢安澜耸耸肩,不去理会宇文策话语中明显的探究,道:“既然摄政王不肯说,那我就只好自己猜了。我自认为没有什么独特的身份让摄政王如此另眼相看。所以,摄政王还是为了陆离?”

  “继续。”宇文策道。

  谢安澜低头思索着,道:“我已经想了好几天了也没想明白,摄政王这样的身份,为什么会想要牵制陆离?他只是一个刚刚入朝还不到一年的小官而已啊。还是说…摄政王其实有着什么特别的原因,因此格外的忌惮陆离?如果是这样,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

  宇文策平静的看着谢安澜没有说话。

  谢安澜似乎也有些疑惑的打量着宇文策,“以摄政王的为人,如果觉得陆离是个威胁的话,应该会直接杀了他免除后患才对。所以,让摄政王忌惮的并不是他的能力?”

  一个人,除了本身的能力以外,还能够让人…特别是让宇文策这样的人忌惮的是什么?

  “但是无论如何,只要人死了一切就都不存在了。摄政王为什么不对陆离下手,反倒是只想利用我来牵制他?”谢安澜神色宁静的看着宇文策。

  宇文策的神色渐渐地沉了下来,看向谢安澜的目光也多了几分危险的意味。

  良久,谢安澜才盯着他的眼睛,轻声道:“王爷是在恨着某个人,而这个人跟陆离关系密切。是么?”